胡律师:13306647218

什么资产阶级?《共产党宣言》(一):资产阶级的原罪

时间:2021-07-06 01:25:38

《共产党宣言》出版于1848年。其历史背景是西欧国家爆发了反抗君主专制武装革命。它在历史上被称为“1848年欧洲革命”,是欧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革命运动。

《共产党宣言》由四章组成:资产阶级和无产者、无产者和共产党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文学、共产党人对各反对党的态度。小炒会用4篇文章,用“原创评论”的方式让大家看到庐山的真面目。

本文是宣言的导言和第一章的前半部分:资产阶级和无产者。

1、引言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这句话太熟悉了,它的背景是大革命在西欧全面爆发,人民和自由派学者联合起来反对君主专制。在欧洲游荡的,其实是自由主义背景下的共产主义。

这是小弗莱经常强调的,马老师的目的不是为了反资本主义,而是去实现资本主义无法实现的大众自由;与少数资本主义者的自由相比,他讨厌专制主义的自由。他批判英法的资本主义,却斥责普鲁士和俄国是反动国家。马老师是个妥妥的自由主义者,详见《高举自由旗帜的伟大导师》。

“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吉佐,法国激进派和德国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教皇、沙皇和梅特涅是欧洲君主专制的核心代表。基佐是法国七月王朝的宰相,维护大资产阶级的利益,拒绝开放选举权。他和梅特涅都在1848年被赶下台;法国激进分子是“极左”,德国警察是“极右”。他们都拒绝社会变革,用暴力维护自己阶级的利益。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马老师不仅反对维持现状的保守派,而且反对破坏大于建设的激进派。

“哪个反对党不被执政的敌人称为共产党?哪个反对党不拿共产主义的罪名去报复比较进步的反对党及其反动敌人?

从这个事实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共产主义已经被欧洲的一切势力公认为一种势力

共产党人是时候向全世界公开解释他们的观点、目标和意图,用自己的宣言驳斥关于共产主义幽灵的神话了。"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欧洲爆发了三大工人运动:法国里昂工人起义、英国宪法运动和德国西里西亚工人起义。无产阶级开始作为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和马云是在让无产阶级觉醒说这番话的。你被压制是因为你的力量。你不是在作乱,而是在为自己的合法权益而战。那么这个宣言就是详细解释为什么你们无产阶级一定会胜利。

“为此,各国共产党人齐聚伦敦,起草了以下宣言,用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佛兰德语和丹麦语发表。”

记住宣言诞生的城市:英国伦敦。马云大部分时间都在伦敦度过,并在那里去世。他的墓碑也在这里。伦敦也是——社会党国际的总部,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组织,以民主社会主义为纲领。详见《西方国家是怎么沦为半资本主义半社会主义的?》。

以下是宣言第一章的内容。

2、资产阶级的产生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社会史都是阶级斗争史。

自由民与奴隶、贵族与平民、领主与农奴、行会主人与帮工,总之,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着不断的、有时隐蔽的、有时公开的斗争,每一场斗争的结果都是整个社会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或者所有挣扎的阶级一起死去。"

宣言的中心思想是:阶级反抗压迫是社会历史的主题。但是仔细看最后一句:斗争的结果并不一定是好的,有可能会给斗争双方带来灾难性影响

在过去的历史时期,我们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社会完全分为不同的等级,社会地位分为不同的等级。在古罗马,有贵族、骑士、平民和奴隶。在中世纪,有封建领主、仆人、行会主人、帮手、农奴和而且几乎在每一个阶级内部又有一些特殊的阶层

封建社会灭亡后出现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并没有消除阶级对立。它只是用新的阶级、新的压迫条件和新的斗争形式取代了旧的。

然而,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化为两个敌对的阵营和两个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注意这两个加粗的句子。在资本主义之前,社会阶级的构成是复杂的,一些特殊的阶级被划分在每个阶级内部。搜狗网:社会分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现在回头看,200年前马先生对资本主义社会阶级的划分并不是很准确,因为他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但资本主义把社会阶级简化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后,有房有车有股甚至有票的无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吗?显然不是,他们是中产阶级。

从中世纪的农奴,诞生了早期城市的城关市民;从这一类公民中,发展出第一批资产阶级分子。

美洲的发现和环绕非洲的航行为新兴资产阶级开辟了新的视野。东印度、无产阶级中产阶级化、美洲的殖民化,贸易、交换手段和一般商品的增加,使商业、航海和工业空前高涨,从而使崩溃的封建社会中的革命因素迅速发展。

过去封建式或行会式的产业管理模式,已经不能满足随着新市场的出现而不断增长的需求。工场手工业已经取代了这种经营方式。行会师傅被行业中层排挤;随着各车间内部分工的出现,各行业组织之间的分工消失了。

宣言中第一次提到中国的市场。马老师认为清朝是一个市场,不是美国那样的殖民地。

然而,市场总是在扩大,需求总是在增加。连工场手工业都不能再满足需要了。因此,蒸汽和机器引起了工业生产的革命。现代大工业取代了工场手工业;工业界的百万富翁、工业军队的领导人和现代资本家已经取代了工业中产阶级。

大工业建立了美洲发现所准备的世界市场。世界市场在商业、航海和陆路运输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这种发展反过来又促进了工业的扩张。同时,随着工业、商业、航海和铁路的扩张,资产阶级也发展到了同样的程度,增加了自己的资本,排挤了中世纪遗留下来的一切阶级。

可见,现代资产阶级本身就是一个长期发展过程和一系列生产交换方式变化的产物。

手工业和机器工业促进了资产阶级的出现,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工业发展带来的巨大生产力,使人们要么沦为无产阶级,要么获得财富,成为资产阶级,中国

正如我前面所说,无产阶级的中产阶级使这段话值得商榷。资本主义创造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也创造了中产阶级。20世纪,中产阶级不断壮大,成为西方社会的稳定者和最大群体。

资产阶级发展的每个阶段,没有了中间阶层。它是封建领主统治下的被压迫阶级,是公社中的武装自治团体,有的地方是独立的城市共和国,有的地方是君主国中的纳税第三阶级;后来,在工场手工业时期,它是在等级君主制或君主专制中与贵族竞争的权力,是大君主制的主要基础;最后,自大工业和世界市场建立以来,都伴随着相应的政治上进展

这段话很重要。要形成资本主义社会,光有生产力是不够的,还必须有相应的政治发展,这就是它在现代的代议制国家里夺得了独占的政治统治。现代的国家政权不过是管理整个资产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罢了。对于这种代表制度,马克思首先肯定它是“现代的”,然后指出它是由资产阶级构成的,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

现在回头看,马先生对代议制的评价也不准确。随着普选的普及,中产阶级的壮大,民主思想的灌输,西方政府不能简单地认为是资产阶级组成的,马克思恩格斯晚年也认识到了代议制

3、肯定资产阶级的革命性

历史上资产阶级曾经扮演过无产阶级能够利用代议制对资产阶级施压

资产阶级在取得统治的地方,破坏了一切封建的、宗法的、田园诗般的关系。它无情地斩断了束缚人与自然长辈的各种封建羁绊,使人除了赤裸裸的利益和无情的“现金交易”之外,别无其他联系。它将宗教虔诚、骑士精神和小市民悲伤的神圣攻击淹没在利己主义的冰水中。它把人的尊严转化为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自己挣来的自由。总而言之,非常革命的作用

资产阶级抹去了所有一直受人尊敬和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牧师、诗人和学者变成了雇佣劳工。

资产阶级撕掉了家庭关系上温柔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在谈及资本主义的革命进步之前,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认为资本主义撕开了人类社会温情的一面,用金钱和利己主义来衡量一切,使社会变得冷酷。可见,马先生既有理科生的理性,又有文科生的感性。

资产阶级揭露了在中世纪被反动派称赞的人力资源的野蛮使用,得到了极端懒惰的补充。马克思先从道德情感上批判了资本主义.它创造了一个与埃及金字塔、罗马水道和哥特式教堂完全不同的奇迹。它完成了一次完全不同于民族大迁徙和十字军东征的远征。

资产阶级不能生存,除非它在生产资料上,因而在生产关系上,因而在一切社会关系上有一个它第一个证明了,人的活动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相反,保持旧的生产方式不变,是过去一切工业阶级生存的首要条件。不断地进行革命,这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以往任何时代的地方。所有固定的、僵化的关系和相应的崇敬的思想和观点都被消除了,所有新形成的关系在没有固定之前都会变得过时。一切有等级和固定的东西都消失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最后,人们不得不用平静的目光看待自己的生活状态和相互关系。

资本主义释放了人的主观能动性,使人意识到自己能有多大的潜力,从而创造了社会奇迹。因此,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它的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都在不断地变化,从而消灭一切旧的东西。

不断扩大产品市场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周游世界。它必须到处定居,到处创业,到处建立联系。

资产阶级,由于开放了世界市场,使得世界各国的生产和消费。令反动派极为遗憾的是,资产阶级在工业脚下挖出了民族根基。古老的民族工业已经被摧毁,而且每天都在被摧毁。他们被新产业资本主义是一个动态社会挤出去了;这些行业加工的不是当地的原材料,而是来自极其遥远地区的原材料;他们的产品不仅供国内消费,也供全世界消费。由国内产品满足的旧需求被由来自极其遥远的国家和地区的产品满足的新需求所取代。

过去,地方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孤立被各种民族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存所取代。材料生产就是这样,新的工业的建立已经成为一切文明民族的生命攸关的问题。各民族的精神产品都成了公共财产。在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多种民族和地方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文学。

资产阶级不仅改造了自己的国家,而且改造了世界,从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连接了世界,这显然是世界性的。此外,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

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资料的迅速改进和极其便利的交通,马老师认为“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狭隘的民族主义)是不现实的,阶级属性先于民族属性。。它的商品价格低廉,是它用来摧毁所有长城和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排外情绪的重炮。它迫使所有国家——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他们在自己的地方推进所谓的文明,也就是成为资产阶级。总之,它根据自己的外表为自己创造了一个世界。

资产阶级把农村置于城市的统治之下。它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城市,与农村人口相比,城市人口大大增加,从而使大量居民脱离了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的农村生活。正如它使农村地区从属于城市一样,它使不文明和半工业化国家从属于文明国家,使农民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民族愚昧状态

马克思以一种非常隐晦和克制的方式肯定了资本主义相对于旧世界的先进性,描述了那些“野蛮”的旧社会和“无知”的农民。正是资本主义给他们带来了文明和开明的无知和野蛮。而且,马克思提到“使东方从属于西方”,他也认为当时(1848年)的东方落后于西方。

资产阶级每天都在消除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它使人口密集,聚集生产资料,将财产聚集在少数人手中。不可避免的结果就是使东方从属于西方。几乎只有同盟关系、不同利益、不同法律、不同政府、不同关税的独立地区,现在已经合并成一个统一政府、统一法律、统一民族阶级利益、统一关税的统一民族。

再次,在政治领域,由于生产资料不在广大劳动者手中,资本主义生产资料和政治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然而,生产资料与劳动者的分离,政治的集中,在漫长的欧洲中世纪,大多数农奴没有土地。马先生对资本主义的怨恨不是偏见,而是因为资本的本质是并非资本主义独有,这使得无产阶级的劳动收入极易贬值。无产阶级忙于生存,难以享受生产力发展带来的幸福。

增值.征服自然力量,采用机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船舶的运行,铁路的通过,电报的使用,整个大陆的开垦,以及河流的航行,似乎用咒语召唤了大量的人离开地面。-

这句大胆的话大家都耳熟能详,是对资本主义最大的肯定。

因此,马先生批评资本主义,而不是否认资本主义。他否认专制,而不是资本主义。所谓“恶资本主义”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并非马先生本意。他肯定了资本主义的进步,但没有达到马的预期。

因此,资产阶级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和交换资料就是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在这些生产资料和交换的发展到一定阶段,封建社会的生产和交换关系,封建的农业和工场手工业组织,总之,封建的所有制关系已经不能适应发达的生产力。这种关系已经阻碍而不是促进了生产。它已经成为生产的羁绊。肯定是炸了,而且已经炸了。

相反,它是自由竞争,适应自由竞争的社会和政治制度,以及资产阶级的经济和政治统治。

马克思强调资本主义是以封建社会为基础的,正如他强调社会主义是以资本主义为基础的一样。当然,这里的“封建”不是汉语中的“封建”。详见《“历史五段论”是虚构的,马克思从没说过》。

4、否定资本主义

现在,类似的运动正在我们眼前发生。资产阶级的生产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这个曾经似乎用魔法创造了如此巨大的生产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再也不能像魔术师一样支配被魔法召唤出来的魔鬼了。

就像封建制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样,资本主义也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几十年的工商业史,只是现代生产力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现代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历史。周期性重复地指出越来越威胁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就足够了。在商业危机期间,不仅很大一部分制成品被摧毁,而且很大一部分已经创造的生产力也被摧毁。

在危机期间,一场社会瘟疫,即是在封建社会里造成的的瘟疫,似乎在过去所有时代都是荒谬的。社会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暂时的野蛮状态;这似乎是一场饥荒和一场广泛的毁灭性战争,导致社会失去了所有的生存手段;似乎工商业都被破坏了。- .

资本主义无法避免生产过剩的命运。一旦过剩危机发生,社会将回归野蛮。

因为社会过度文明,生活资料太多,工商业太发达。社会所拥有的生产力不再能推动资产阶级文明和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的发展;相反,生产力变得如此强大,以至于无法适应这种关系,并受到这种关系的阻碍。它一着手克服这一障碍,就使整个资产阶级社会陷入混乱,威胁到资产阶级所有制的存在。

原因是资本主义制度跟不上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

马老师在各种场合和作品中反复阐述了一个观点。资本主义突破了封建制度的束缚,创造了人类前所未有的生产力;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资本主义制度开始无法适应生产力,反而成为了一种约束。要想进一步解放生产力,就必须改变资本主义所有制。

资产阶级之间的关系过于狭窄,无法容纳它所创造的财富。——资产阶级用什么方法克服这个危机?一方面要淘汰大量的生产力,另一方面要抓住新的市场,更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这是什么方法?这只是资产阶级为更全面、更暴力的危机做准备的一种方式,但只是减少预防危机手段的一种方式。

资产阶级的解决办法不是改变资本主义制度,而是毁灭自己,而是选择毁灭一部分生产力或者抢占更大的市场。消除生产力就是倾倒牛奶;抢占新市场,意味着19世纪帝国主义争夺殖民地,20世纪签订各种条约,和平分割未开发的市场。利用旧市场意味着各种福利或基础设施等等。

然而,这种“维持生命”的方法只是延缓了危机的爆发,下一种会更加暴力。

资产阶级用来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现在是针对资产阶级本身的。然而,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一种杀死自己的武器;它也产生了会使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工人,也就是无产者。

要改变资本主义的这种循环,不可能只依靠资产阶级,而要依靠广大的无产阶级。正如资产阶级摧毁封建制度,解放生产力一样,只有依靠无产阶级,才能摧毁旧制度,迎来新世界。

马老师说了这么多,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结束—